Donnerstag, 1. Januar 2009

十点钟开始

马派文本之九——十点钟开始
转载于http://msn.mtime.com/my/defor/blog/882586/

马三立、王凤山本

马:骆玉笙骆大姐唱了三段,你们啊听得没够!
王:嗯。
马:不单你们爱听啊,
王:啊。
马:我们也是这样。
王:是啊
马:我们在这也不说话都听着,真好!观众们喜爱艺术,
王:对!
马:特别这个老艺人,总愿意啊多让他们唱几年吧,老艺人啊别生病,结结实实的吧
王:哎。
马:就这样,观众的心理啊,演员嘛,愿意让他多唱,愿意多活些年,多唱些年。书法家画家就不是了,盼他早死,早死那画就值钱了。
王:咳!
马:您身体挺好?观众都很喜欢您。
王:对对对。
马:老艺人,老资格,老师傅了。
王:不成不成,
马:艺术水平高。
王:不成。
马:您就带徒弟吧。
王:是带徒弟,您别看我年纪大,艺术水平很低。
马:客气,客气了!
王:我是抱着学习的态度。
马:哎呀,哪的话呀。
王:向老艺人们学习。
马:谦虚啊!好啊,谦虚谨慎戒骄戒躁的精神,值得表扬,值得向你学习!
王:您也别表扬,确实是不成。
马:好,客气,应当要谦虚,不应当骄傲。我们做任何工作都不需要骄傲,应当谦虚。
王:是。
马:但是也不要过于谦虚,要发扬实事求是,理论与实际相结合的作风。
王:对,
马:不说大话,不说空话,更不说假话,会就是会嘛,不会就是不会,不会装会不懂装懂行不行啊?那不行啊。不会怎么办,就向工人们学习吧,就向革命干部学习,你就向外国的先进的科学技术方面学习,不学习可不行啊。哎呀!如果不学习啊,就赶不上时代的需要啦!
王:对。
马:我再说一遍!如果不努力学习啊,就赶不上时代的需要啦。当前国际国内形势大好。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北美洲、欧洲、大洋洲,我们的朋友遍天下。我们对外开放,搞活经济对我们有利,我们要搞四化嘛,我们要搞社会主义的四化,我们一心为了四化,我们在各个方面……
王:等等,您等一等!搞四化?四化都是什么?
马:啊?
王:什么四化?
马:……你……你猜吧!
王:啊?我猜它干吗?
马:你……你猜不着!
王:是呀?
马:你猜不着,你猜着我服你了,你要猜着我服你了,你要猜着我给你一毛钱。
王:一毛?不是多少钱,我不是猜,向您学习领教嘛,您跟我说说四化都是什么。
马:四化嘛,四个带化字的。
王:您说啊。
马:你看看……
王:我看什么?
马:这不是嘛……
王:啊?
马:化……干部革命化……食品多样化……种花种树,绿化……
王:得了吧你!
马:多说客气话。
王:行拉,纯粹瞎说八道,这叫四化?
马:怎么啦(咳嗽)?
王:工业现代化,农业现代化,科学技术现代化,国防现代化。
马:别忙,我这咳嗽一声,我这刚要说,你给说了。就好象我不知道似的!人家这刚要说到嘴边上了,这个四化,你给抢了说了,显你?显你啊?学(念“淆”)好啊!咱们还没说呢,刚到嘴边上要说四化,他给说了,抢,抢话!我能不知道吗?我能说不上来吗?
王:完了完了,算我抢话!
马:算抢话?就抢话,这就叫抢话!
王:这就叫抢话?
马:哎!
王:那我再问问你,七五计划是什么?
马:啊?
王:七五计划。
马:七五?七月五号的?
王:七月五号什么啊?
马:你说几号的?
王:党中央开会制定的第七个五年计划,七五计划。
马:开这会了吗?
王:开啦。
马:我怎么没见通知?
王:通知你干吗!
马:啊,啊,就是啊。
王:没你什么事!
马:不通知我也行,开得怎么着啦。
王:七五计划主要内容你给我说说,
马:这个怎么说啊?这个太多啦,那事太多啦。
王:事太多啦?
马:内容太多啦。
王:您捡主要的说。
马:你看看。
王:啊,看看。
马:这不是吗。
王:啊。
马:呦,呦,呦,你看!
王:说啊。
马:你看看。
王:啊。
马:好多拉,搞卫生,消灭老鼠,这一个吧?这个……计划生育,夜诊费4毛改1块6……
王:成啦,成啦,成成成成……别说拉,胡说八道,这不胡说八道吗?
马:报纸上有啊!
王:报纸上有?你应当学习学习,定份报纸。
马:是啊,你怎么知道我没看报?
王:定份报纸。
马:定报啊?我买,我买报。
王:买报?哪买去?买零报?
马:买零报?我大批的买,我一斤一斤的买。
王:一斤一斤的买啊,哪买去?
马:就收废品那儿,给的多分量足。
王:废品哪?
马:看着玩儿呗。
王:那都是去年的报,还看哪?嘴里空喊漂亮话,实际上满不是那么回事,刚才还说呐,我们要不认真学习啊,就赶不上时代的需要啦,就是你,说大话,说空话,说假话,表里不一,言行不一致,这样的人在学习上不会有什么好成绩,你就是在工作上也是夸夸其谈,弄虚作假。你好好考虑考虑吧!
马:对,对,说得对!好,批评得好,我应当老老实实的接受您对我的批评,我好好的听您的意见,对,对,应当要这样,我们应当不断的纠正我们前进中的错误和缺点,才能在工作上迈出新的步伐。
王:这说的对。
马:您批评的太及时啦,太正确啦,好,我认为您今天对我的批评有点……
王:太生硬啦?
马:不!有点客气了。
王:客气?
马:你不好意思批评我。
王:怎么了?
马:哎呀,我希望您直爽的批评我,您更尖锐的批评我吧,我应当好好考虑考虑,我应当深思,想一想我这几年哪是我的成绩,哪是我的贡献?我只不过就会在人前大众面前夸夸其谈,空讲一套,我看一看,各个行业各个系统,人们是怎么样的干劲!我呢?成绩,没有!贡献,也没有!掉了队啦,落后啦!社会主义前进的列车把我甩掉了,我这是怎么啦?我这是怎么啦?我对不起党,对不起领导,我也对不起同志们帮助我,我简直连我自己,我都对不起!(背对捧哏者)
王:这也用不着难过,明白了就得啦,有缺点就改,改了就是好同志,我认为你是个聪明人,只要有决心奋发图强一定能做出成绩来,做出贡献来!
马:好!(突然转身说)
王:怎么了你这是?
马:我突然想起来了。
王:想起什么啊?
马:我谢谢你,我谢谢你鼓励我,我谢谢你帮助我,你很相信我吧?
王:相信你。
马:我向你提出保证,我也向在座的各位同志提出我的保证,这就是我今天对祖国的誓言,如果我不努力学习,我不做出成绩来,我就不配是祖国的好儿女,我就不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啦!
王:好!有志气!
马:那就从今天十点钟开始,我要揭开我生命的最新一页,我要努力学习做出成绩,我是说话算数的,我提出我的保证,今天是星期二,不对,星期六,今天是八号。
王:谁说的,谁说八号?
马:今天八号!
王:不是八号!
马:我愿意今天八号!
王:那干吗啊?
马:九号发薪。
王:财迷!
马:离九号反正差不多了!
王:得得得,别想那个了。
马:甭管几号吧,反正从今天晚上十点钟开始,我要努力学习。
王:学。
马:我学。
王:学吧。
马:我学什么好啊?
王:好嘛,说这么热闹还没谱哪?那得看你的志愿啦。
马:我的志愿,我想当一位科学家。
王:好!
马:怎么样?
王:好。
马:我认为科学人才是咱们国家需要的。
王:对。
马:我努力学习不久的将来我就是全世界一位有名有国际水平的伟大的科学家。
王:是。
马:研究科学。
王:嗯。
马:打算盘,练算术,加减乘除三角几何大代数,我搞通了微积分,我学习数学辩证法,我研究歌德巴赫猜想,我研究物理化学、机械学、原子学、半导体学,我是科学家,必须要会说外国话,我学英文、日文、德文、法文、西班牙葡萄牙挪威瑞典意大利,缅甸印度尼泊尔,我连坦桑尼亚的话都会。
王:用不着这么些个。
马:这么些个啊,多学一种外国话就多了一把学习科学知识的钥匙。
王:也对。
马:我是科学家嘛,必须有发明,科学家必须有创造,我想用半导体原理开动拖拉机,我想发明一个原子太阳,要亮就亮,要黑就黑,需要刮风就让它刮风,需要下雨就让它下雨,我们不是大自然的奴隶,我们是大自然的主人,什么叫台风哪叫地震,完全要服从我的控制,我想到宇宙空间看一看,我想到各个星球转一转,抓几个飞碟来!我想到哈雷慧星上看一看,哈雷慧星是扫帚星啊!它是扫帚星……
王:我看你就像扫帚星!
马:我这个想法怎么样?
王:想法?
马:我这个理想怎么样?
王:想法不错啊,您真要做到了那可太好了。
马:我谢谢你,我谢谢你鼓励我,你相信我吧,我向你提出保证,我也向在座的各位同志提出我的保证,这就是我今天对祖国的誓言,如果不达到我的理想,我就不是祖国的好儿女,我就不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啦!
王:好,您这种精神还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马:就从今天晚上十点钟开始,不久的将来,我就是一位伟大的科学家。
王:好!祝你成功。
马:谢谢你,谢谢你,再见(与捧哏者握手)。
王:再见!
马:同志们再见(往后台走)。
王:这是个要强的人,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马:同志,同志!
王:怎么回来拉?
马:您说我行吗?
王:只要下决心就行。
马:我对科学化学一点都不懂啊。
王:努力学习啊。
马:那么多的外国话我得多怎学会了啊?
王:这你可不能闲麻烦。
马:我不是闲麻烦,我是考虑我这个性格啊,我当科学家不太合适啊。
王:怎么?
马:因为我啊,好动不好静啊。
王:是呀?
马:让我坐在屋里试验这个,化验那个,小瓶子小罐子摆一堆,我急了我摔了它。
王:那还行嘛那个,那怎么办哪?
马:要找我最适合的工作才能发挥我的特长呢。
王:也对,那么你想干什么呢?
马:我想当军事家。
王:你当军事家?
马:军事人才也是我们祖国需要的。
王:是呀。
马:我要努力的学习不久的将来我就是一位军事家。
王:哦。
马:就从今天晚上十点钟开始研究军事学。
王:哦。
马:练!
王:练!
马:立正稍息开步走,练骑马,学游泳,开汽车,开火车,开飞机,开坦克,学习革命军人全才的本领,我练射击,手要稳,眼要准,三点成一线,枪无虚发,弹中十环,神枪手!啪!(站立射击状)啪(跪着射击状)啪(趴卧射击)...
王:喂,喂(赶忙搀扶状)您这是干吗呢?
马:我射击。
王:谁发给你枪啊?
马:枪啊,枪我买!
王:买?哪儿有卖的?
马:哪儿有卖的?你卖,你有!
王:我没有。
马:你没有啊?我百货大楼买。
王:百货大楼哪儿有?
马:百货大楼儿童柜那儿有的是枪,大枪小枪全有,我买。
王:买玩具枪啊?
马:嗯。
王:拿玩具练?
马:我下工夫,因为我是军事家,所以我要懂的步兵学、炮兵学、骑兵学,天文地理海洋气象,我研究海陆空三军联合作战的经验,我学习抗日战争经验,我学习解放战争的经验,我学习斯大林消灭法西斯的战争经验,我研究库图佐夫打败拿破仑的战争经验,我学习诸葛亮司马懿的战争艺术,我想写出本书来,叫《古今中外军事辩证法》,我再写一本科学的战争理论,发挥我们国防科学现代化无穷的威力,人不犯......
王:行了行了,累了!
马:一切消灭...
王:行了,您累了歇会吧。
马:不累,不累,这怎么能累?我这个想法怎么样,我这个理想怎么样?
王:想法是不错的,真要是能做到可太好了。
马:谢谢你,谢谢你鼓励我,你相信我吧?
王:相信。
马:我向你提出我的保证,也向在座的各位同志们提出我的保证,那就是我今天对祖国的誓言,如果不达到我的理想,我就不是祖国的好儿女,我就不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啦!
王:您这个精神还是好的!
马:就从今天晚上十点钟开始我努力学习,不久的将来我就是世界上有国际水平的一位伟大的军事家!
王:好,祝你成功!
马:谢谢你,谢谢你,再见!(与捧哏者握手)
王:再见!
马:再见!!(行军礼,齐步走下台)
王:也许行!每个人的志愿不一样啊。
马:同志,同志。
王:怎么又回来啦?
马:您说,我行吗?
王:你不下决心了吗?
马:我考虑我的身子骨我怕盯不住。
王:架不住锻炼。
马:这已经都这样了,这怎么锻炼哪,我当军官?当兵也不要我!
王:那怎么办呢?
马:我想当一位艺术家。
王:又当艺术家了。
马:什么叫又当艺术家了,艺术人才是咱们国家需要的。
王:是啊。
马:文艺工作者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王:对啊。
马:对吗?
王:说那么对你干的了吗?
马:太行啦,搞文学艺术,我提高我的文化,我用一个月的工夫读完初中的课本,两个月我要达到高中的程度,五个月时间我自修到大学的水平,我是文学艺术家,我要向老一辈的革命作家们学习,学习周扬夏衍贺敬之刘白羽的文学著作,我学习沈雁冰叶圣陶巴金曹禺谢冰心的文学艺术作品,我认真的阅读鲁迅先生的《彷徨》、《呐喊》、《华盖集》、《三闲集》、《二心集》、《花边文学》、《南腔北调集》,学习郭沫若郭老的《屈原》、《虎符》,《棠棣之花》,契可夫的《樱桃园》、《伊凡诺夫》带《海鸥》,果戈里的《钦差大臣》、《死魂灵》,高尔基的创作选集我是完全通读。我要多读一些个古典著作,什么叫三国列国,什么叫东西汉,《水浒》、《聊斋》,《西游记》、《红楼梦》、《儒林外史》、《三言二拍》、《今古奇观》,我全看!我研究诗词歌赋韩愈、杜甫、李白、白居易、陆游、王安石、苏东坡的诗词我能写能背,当然啦,最主要的我要加强我的政治学习,我认真阅读马克思列宁主义,《反杜林论》、《资本论》、《斯大林全集》、《毛泽东选集》、邓小平的文选,历史唯物论、辨证唯物论、自然辩证法、唯物论的经验批判论,加强我的政治修养,提高我的艺术水平,几年之内,我追不上鲁迅郭沫若,我也要赶上老舍赵树理。
王:我看不透!
马:你看不透?我早就看透啦!我就要动笔啦,我就要写啦!搞创作,姚雪垠写出长篇小说《李自成》,我就不信我写不出来。
王:你写啊。
马:我写我当然写,写几部长的小说,弄几个电影剧本,我多写几个寓言小故事,我多写点讽刺小品,我写那讽刺的,我讽刺那自私自利的人,我讽刺那斤斤计较个人得失的人,我讽刺那个天桥把势光说不练的人!
王:对!这个您得说说!
马:鲁迅先生他写了一本叫《伪自由书》,我也写。
王:你也写。
马:我写《真自由书》,郭沫若有《天地玄黄》,我来个《宇宙洪荒》,老舍先生有《四世同堂》,我来个《六亲不认》,契可夫有个《樱桃园》,我来个《苹果树》,他有《三姐妹》,我来个《五妯娌》,果戈理有《钦差大臣》,我来个《跳梁小丑》。
王:好嘛,净跟人家学。
马:净跟人家学啊!不久的将来我就是一位伟大的诗人啦。
王:你呀?
马:马三立,就是中国的马雅可夫斯基!几年之后再见着我啊,我就不这样啦!
王:那是,你就胖了。
马:胖啊,胖当然是胖不了。几年之后再见着我我就不穿这衣服啦。
王:穿什么?
马:我就穿皮鞋啦,过几年我就皮鞋啦,我就穿毛料的制服啦,我胸前这个奖牌奖章,纪念章我都戴满啦!国家的奖金、国际的奖金、优秀的奖金、诺贝尔奖金我就得了不少啦,稿费、录音费、塌儿哄、抄肥都我的!我钱就多啦,有钱啦我就,有钱我就买被卧,买棉帽子,有钱我就吃,我吃炸糕,我天天吃包子,天天我吃包子......
王:行了行了,累了,你饿了吧?来个烧饼垫垫?
马:烧饼?哪有烧饼?
王:买去了!
马:谁有烧饼?
王:一会儿拿来。
马:烧饼先不忙,我在文学创作上发挥……
王:歇会吧!
马:我这个想法怎么样?我这个理想怎么样?
王:行啊,看吧。
马:好!我谢谢你鼓励我,你很相信我吧?我向你提出保证,我也向在座的各位提出我的保证,那就是我今天对祖国的誓言,如果不达到我的理想…….
王:我就不是祖国的好儿女啦!
马:对!我就不是中华人民…
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啦!你这套我都会啦!
马:对!那就从今天晚上十点钟开始,不久的将来我就是一位伟大的文学艺术家,我就成为一位伟大的文学艺术家!!!你祝我成功!对,谢谢你,再见!(要和捧哏者握手)
王:(不与逗哏者握手)。
马:谢谢你,再见!(因为捧哏者不和逗哏者握手,所以摸摸捧哏者的手)。
王:什么德行啊这是!你看又回来了不是!
马:同志,同志!
王:喂。
马:您说
马王(合):我行吗?
王:走!我看你什么都不行!
马:哎呀,你不相信我了吗?
王:我早就不信你了!
马:我还是希望你很相信我啊!我回来我要跟你谈一谈!我最后的遗言…,我最后的声明!
王:要死了!留遗言来了!
马:哎呀!我这个人我是有决心的,我以大无畏的精神,百折不挠的信心,不达到目的我是决不停止!就从今天十点钟开始。
王:你等等吧!现在十点都过了。
马:十点过啦?没关系!我不是今天的十点钟开始!
王:哦,打明天起!
马:我不定哪天的十点钟开始!
王:是呀?

Keine Komment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