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ntag, 15. März 2009

融化

整个冬天的料峭,结成了松柏枝上坚韧的冰。从飞驰的火车上望去,这些松柏有如耸立在北方平原的白色巨塔,坚定刚毅,不苟言笑,默默职守。没法看出他们之中谁是长官,谁是平民。尽管没有两棵完全一样的树,要找出两棵树之间的不同却似乎更不容易。

我原以为这个冬天会一直持续下去。不错,去年的深秋曾有那么几天阳光分外温暖,但不久易变的天气还是让风雪掌控了整个北方平原,不给阳光半点机会,尽管阳光时刻准备好去温暖白色披挂下绿色的渴望。即使到了现在,春天将要来临的时刻,看起来太阳还不过是一盏功率不足的冷光灯,暗暗地点缀着阴霾的天空。

直到列车意外地停在了野外,据说前方铁轨出现不明物体。

就在窗外,我才发现,那看似整齐划一的松柏,竟然有那么多的不同——有的枝叶更茂盛,有的树干更魁梧,有的树梢更翠绿。而最相近的地方,则是茫茫白色下诱人的那一丛绿:冰雪在融化。或许是因为这些白色的精灵已经厌倦了在松柏枝上看过往列车的娱乐,或许是因为阳光和松柏已经呼唤了对方太久,总之就在这冬还没有过去的时刻,雪已经开始融化了。

列车继续前行,据说那不明物体是迁徙中的麋鹿。我还从没有这样感受过春天,她会在下个站台来临。

Keine Kommentare: